叶芝

好吃懒做 死不要好 人生废物 颅内高潮第一名

  睡前和陀老师久违地打了一架,感觉他战斗力已经太强了。现在和三四个月的时候一比那简直一个李逵一个柳湘莲(什么比喻)(和这样膀大腰圆脖子粗的壮汉打架也确实挺疼的)(但这壮汉还没发育完全,他才6个月,还有得长)

  反正我同学看到陀的照片:(震撼)“我第一次见到猫的肌肉”

  我同事说到今晚的活动要孩子模拟水泥砌墙:“我们用芝麻糊当作水泥。”

  我:(陷入疯狂)

  :“因为芝麻糊安全啊。”

  :“没事的,是过期的。”

  

  

 不管怎么样就是不能接受乱玩食物!!!!

 食物是食物!食物不能玩!!!为什么要玩食物!!!!太空沙也好黏土也好不可以吗?!为什么要用食物!!!之前的活动也都是,我已经累了,才吃饱饭几年啊就能学美国人拿食物当教具了

小陀这个逼崽子到底爱吃什么

 目前的猫粮:百利无谷鸡(一般喜欢,没有特别积极地干饭,但是每天也不会让自己饿着,想吃了就自助解决) 

  猫罐:

  迈格士  兔牛鸭:可以吃,但吃了一会儿就开始刨屎,需要加喜欢的小零食进去才能吃完

     迈格士  火鸡兔:几乎不吃,闻闻就刨,加零食可以吃

  活力枫叶兔肉餐盒:同样也是兴趣只能支撑他吃完一半。

  金交响乐  野味鸡肉:不爱吃,闻一闻吃两口就刨,加小零食可以吃完

    金交响乐   小牛肉家禽: 爱吃,可以主动积极地吃完。但是不能一次给太多,最多给1/3罐,不然吃着吃着剩下来了就不高兴吃了。

  自然魔法鹿肉: 一口都不吃

  巅峰 羊肉: 不怎么爱吃,加点小零食勉强吃几口。

  巅峰  马鲛鱼:讨厌到完全不认为它是食物

  巅峰 马鲛鱼羊肉:同上

  巅峰 鹿肉:超级无敌爱,喜好程度top0级别的罐头,可以积极顺利地分一到两次干完85g的一个小罐,现在也是每次只给他半个,保持新鲜感。

  帕特 幼孕羊乳鸡肉奶糕罐:离乳期吃的,那时候还没忘记流浪生活,所以每次都风卷残云。

  猫条部分:

  只喜欢吃希宝的鸡肉味猫条,不知道是因为医生手里的东西比较香还是什么,但是那是小时候骗他吃药用的,现在已经很久没有买过了。反正水产味道的猫条几乎不碰,什么北极贝三文鱼全无兴趣。买了网易严选的鸡肉猫条也不吃。

  冻干部分:不怎么吃冻干,只买过麦富迪的零食冻干,三文鱼和鸭胸肉,都疯了一样爱,不喜欢水产却喜欢零食三文鱼冻干,怎么想都觉得是这款冻干里的诱食剂太多了。(骗他吃饭喝水倒是好用)冻干鹌鹑蛋黄同理。

  红狗营养膏:还挺喜欢的,骗药不错。

  铲屎官做的清蒸或者微波炉猫饭:兔腿肉很爱,鸡胸肉也很爱,鸭胗也很爱,巴沙鱼超级讨厌。

  铲屎官的总结:

  自然魔法和巅峰据说是同一个厂家,却比巅峰便宜多了,于是想试试自然魔法的鹿肉,结果完全不喜欢。陀的口味是有规律的,但不多。罐头方面,新西兰大厂产的(首当其冲就是巅峰)适口性都比较迷,每只猫口味都有差异,爱吃的特别爱,讨厌的很讨厌。很多人推荐巅峰罐头就是从马鲛鱼羊肉开始的,但陀就是一个对水产都不买账的小臭猫。但巅峰鹿肉却是非常爱且只爱他家的这一个口味。新西兰罐的缺点是口味比较迷需要猫自己去试,优点是配方表写得肉类占比非常清楚透明。

德国罐适口性更好些,肉质非常扎实,可以看到肌肉纤维组织紧紧地压在里面(金交真是非常好的罐头)而且还便宜(指比巅峰便宜)不过因为欧洲局势的原因,金交等德罐已经从均价20块钱200g每罐涨到了30块钱(但还是比巅峰鹿便宜)(我的预算标准就是比巅峰便宜就行)德罐的缺点就是配料表不太详细。

  国产的罐头也有好的。帕特的奶糕罐就也是可以看到扎实的鸡肉组织的那种(所以也要20多一罐,不比进口罐便宜)

  宠物食品在国内没有一个强有力的监管标准,而在欧盟的这个标准是最严的,美国新西兰加拿大其次,所以我会推荐德国的罐头,因为人家那里肉类很便宜,而且监管严格。

  猫粮再说下去就要写一篇论文出来了()美国加拿大的猫粮比较成规模,但是无论是渴望还是爱肯拿都有焕新配方,新配方出了不少问题,所以决定把家里的吃完换粮的时候换更小众的荒野盛宴,配方肉源单一,比较安全。

  猫粮别买皇家,油大还有很多诱食剂


  

  

 很久没有画画了,画出来的西尔维娅(社交名媛版)www意外得还能看。和朋友去了宝可梦的活动,得了一个徽章!(以及,我们已经到了开始买车载香薰的年纪了呢……)(每次和朋友谈到车子,就开始有些感慨你这个家伙怎么就长大成年了)吃了久违的萨莉亚,但是忘记拍照了,鲜芋仙也还可以,但是茉香绿茶三分糖真的真的很难喝

我会有点喜欢一些时常键政的西尔维娅。既然和政治斗争无法摆脱关系,那就应该拿起笔来战斗(骂人),她会用“莫兰”或者“马赛人”的笔名给那种战斗性很强的报纸投稿,基本都是很短的讽刺小说或者杂文,当然某些敏感时期她的文章登一次就倒一家报社×

在二战之后西尔维娅键政的频率明显增多,直到她垂垂老矣,八十九岁高龄的时候,人们才知道曾经那些文章的作者竟然是她。


最近画的理查德和奥利弗

一天没吃药就哭得想呕

感觉奥利弗会在行军开始之后就学会抽烟…很快地,也就几个月吧,从交响乐音乐厅到布满荆棘的战场……他像是一下长大了许多许多,而理查德此时还脆弱地待在玻璃温室里,他给理查德写的那些来信,他那时候的思想、情感,需要自己的友人花费十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去慢慢体会。他相信理查德会理解,他相信他总会理解的,所以他无比信任地把一切都告诉他。